来源:新华网

发布时间:2020-11-04 20:04:29

首先,很明显,减值只是损益表中的一种会计方法,它不影响企业经营的实际现金流量,而只影响股东的净利润和在此基础上的股利数额。

2019年,中国建材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增长38%,达到109亿美元。与此同时,利用好时光,但也是一笔巨笔,价值130亿美元。这130亿美元中,绝大部分是水泥部门资产,股本比率约为78%,即104亿美元。可以简单地理解,中国建筑材料的利润仍是腾出空间的两倍,这也是我投资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就性质而言,这一百三十亿元主要分为三类:商誉减值五十八亿元、固定资产减值三十一亿元、应收帐款坏账及存货准备金四十一亿元,其中前两项被统称为资产减值损失,最高达八十九亿元。第三人亦可称为信用损害损失,最高可达四十一亿元,总额为一百三十亿元。

从水泥分公司来看,南水泥减值57亿元,中连水泥42亿元,西南水泥26亿元,其他支行5亿元,总计130亿元。

89亿美元资产减值损失的大部分原因是生产能力的更换,这取代了小型生产线。部分原因是由于环境保护等因素,工厂直接关闭。这在会计上是不能回头的。然而,随着资产减值的增加,年度损益表中的折旧会减少,从而间接地增加净利润。上半年,据简要计算,由于去年资产减值,每吨折旧约减少0.47元,据此估计全年每吨折旧将减少1元左右,即每年增厚3亿元左右的净利润。

另一点是,在工厂关闭后,发达地区的政府可能会收回土地,从而获得资产处置收入。今年上半年,建筑材料的数量约为11亿。

41亿美元的信贷减值损失中,绝大部分是应收账款坏账准备金。这主要是由于大量的具体资产应收账款造成的。我希望,中国建材性能交易所(China建材PerformanceExchange)会说,实际坏账不到1亿欧元。这可以转化为净利润。2019年为41亿美元,2018年为41亿欧元,这两年为82亿美元。

2019年的情况就是如此。

在2020年中国报告后的业绩交流会议上,管理层表示,今年是三年减值的最后一年。

听听你说的话,看看你在做什么。

但截至第三季度末,减值有所增加。去年同期为41亿美元,今年为58亿欧元。

据分公司介绍,管理部门表示,南方水泥已经很干净,中连水泥比较干净,西南水泥还有空间,北方水泥没有提及。

好消息是,南方水泥的减值确实开始下降,从去年的24亿下降到今年的16亿。坏消息是西南水泥仍在上升。而北部水泥黑洞。

然而,小工厂不可能一直停产,小工厂数量也不多。产能更换政策也越来越严格,明年将从1.25提高到2:1。只要没有关闭的工厂产能替换,就不会出现大规模资产减值(从海螺华信大厦品牌,以及子公司宁夏祁连山建筑材料声明中可以看出)。

现在水泥资产重组上市后,每年不会损失数百亿美元。也就是说,天山股份、新的战争投资、审计机构和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(CSRC)的原始股东都无法对此作出解释。

简而言之,这130亿美元的减值有朝一日将不再出现在损益表上。明年,或者从今年第四季度开始,大幅削减减值是很有可能的。

以上是个人猜测,得出的结论可能是非常错误的。因此,我不对投资损失负责。

@今日主题:中国建材(03323)美元

资讯要事

资讯动态

热点排行